[字剖] 我對終身大事的疑問

我常說我是個膽小的人。 所謂的膽小並不是怕鬼怕小動物,而是對人生的一些可能性很膽小,比方說結婚生小孩這檔子事。 先說結婚。首先我必須確定那個人心地善良、跟我有相同的夢想與人生觀、懂我在想什麼要說什麼、我可以很自在地跟他分享心事、 外表我看的順眼…等等。 還有一項非常重要的是,他的家庭。我早已過了夢想著談粉紅色戀愛的年齡,知道結婚是兩家子的事情,所以對方的家人是很重要的,畢竟婆媳妯娌之間… Read more[字剖] 我對終身大事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