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理想的週日

一整天在家發呆沒事做實在是件幸福的事情,儘管總是很奢侈地揮霍掉人生中最寶貴的光陰資產。 你問我放假都在幹嘛,我笑著說我是個御宅族(但不沈迷動漫),如果沒約會我寧可足不出戶,頂多下樓吃吃飯。就像今天,睡的晚晚的,起床後把衣服丟進洗衣機讓它自由轉動後,就素著一張臉下樓到水果大町吃我最常吃的鮪魚厚片加起司,以及熱鴛鴦(老闆娘已經知道我只要半杯就好)。之後就到對面的7-11買了一整天要吃的食物,然後回家。… Read more[日記] 理想的週日

[生活] 白色康乃馨

清晨,我聽到有人喚著我的名字。我睜開眼睛,只見到素白的天花板,微涼的風從窗外鑽入,一如柔軟的大手撫著我的髮際。 那不是母親的聲音是什麼?就是那個曾經每天早上進房叫我起床上學的聲音。很奇怪的是,任憑我此刻怎麼回想卻也找不出任何形容詞描述母親聲音的特質,那聲調、那頻率、甚至口氣,但我卻能十分肯定地相信我的母親在三分鐘前在我的身邊喊著我的名。 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電視機上的那張照片。照片褪色的情況已經… Read more[生活] 白色康乃馨

[字剖] 我是卡通人物

夏天一到,我便開始把長頭髮紮起來。因為臉大的關係,綁馬尾實在是因為看膩了而使出的下策。最方便而且又涼快的就是把頭髮往兩邊分然後再綁起來。雖然不會讓臉看起來小一點,但至少有頭髮在臉頰兩側,看起來總比全部綁在後面的馬尾髮型來的有緩衝作用。 今天我一進高三教室,那位平常臉上總寫著「好煩喔~」、常會開我玩笑的學生(嘿…想不到我會把你寫出來吧?:P),指者我說: 「妳好像那個賣糖果的女生喔!」儘… Read more[字剖] 我是卡通人物

[日記] 十八歲男生的溫柔

四月終於過去。並不是我討厭這個月份,相反的,這個月份因為幾年前的一齣文學戲碼而添了些爛漫。我衷心期望人間四月天的到來,只不過霪雨霏霏,壞了情緒。 好不容易,天氣與情緒一掃陰霾。 家教前接到與一位去年畢業學生天哥的電話,約我晚上吃飯聊天。我一向跟學生說沒事不要回學校來找我,一方面是因為我在校期間總是忙碌也許窮於應付,二方面我總是認為自己不過是學生一輩子當中的一名過客,什麼桃李滿天下作育英才云云我其實… Read more[日記] 十八歲男生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