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第二次手術住院 術後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可以先看:手術當天

    開刀之前,一位值班醫師說快的話隔天就可以出院,不過老身年紀已長,恢復能力其實不如預期那麼好,要我隔天就出院我也是怕怕的。

    Day 2

    手術當天我一直是不太敢移動身體的,頂多就是坐起來,但坐得不久又會累、會想睡。但護士小姐姐們輪番地來問我是否排氣了? 要不要試著下床走走? 我清楚阻擋我下床活動的都是心理因素,深怕拉扯到傷口,這時候就十分佩服剖腹產的媽咪們,刀口那麼大,還能不畏痛楚地下床走路。

    手術後第 2 天,我的確是不曾感受到傷口疼痛的,難受的都是因為肚子脹氣,覺得身體很沉重,心理建設尚未完全。此外,身上仍插著尿管與點滴,讓我多了一個臥床的懶惰理由。

    「那個…值日生!來幫老師推輪椅提尿袋啊…。」我想起年輕時候對學生說的一個笑話,想像自己教書教到 65 歲鞠躬盡瘁的模樣。如今,不到 65,卻已經成就了 2 次插著尿管掛著尿袋的經歷。

    自從 K 回去後,我一直很堅強地度過病房中的每一秒鐘。我在住院時填了申請看護的單子,但護理師說現在看護很難找,意味著我必須一個人處理所有的事情–其實也只有吃飯喝水這件事。果然,看護是找不到了,我得為自己的食物做打算。

    前一晚的魚片粥吃了幾口我便再也沒有食慾擱在一旁,這會兒再繼續吃吧!眼看著原本的清粥變成麋飯,我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其實味道還不差,也沒有酸敗的跡象,只是吃了 10 來口我也覺得夠了。就這樣一碗粥,我分了很多次吃到下午才吃完。

    下午果然有一點小進展。護理師一直要我試試看下床活動,我覺得自己精神好一點了,試著坐在床緣雙腳著地,手抓著點滴架,然後慢慢站起來。三分鐘後,我試著原地踏步。好了!這樣也算完成了護理師交代的要下床活動,幫助排氣。

    「明天也不可能出院了,還沒排氣,主治醫生也沒來查房看我的狀況。」我其實有一點安心,因為要這個時候把我趕回家,我終究沒把握。

    當晚睡得半夢半醒時,我就排氣了,希望這一切的不適就跟一場夢一樣,從此煙消雲散。

    Day 3

    前一晚,我跟護理站訂了餐點。因為還是沒什麼胃口,光想到油膩的菜肉我就直搖頭,所以就選了半流質的粥。這家醫院的粥送來的時候雖然是溫熱的,但一整碗麋塞得滿滿的,看起來無法引起食慾。儘管賣相不佳,但吃起來味道是不錯的,而且口味每餐會變。我一共訂了三餐,吃到了肉末蔬菜、魚肉以及肉鬆口味,當然也是分了好多次才慢慢吃掉,讓我趕緊跟護理站喊停。

    我一天要吃 4 次藥,包括胃藥、消脹氣、止痛藥,另外早晚還要加吃抗生素。照片中的淡橘色大顆的,便是水溶性的抗生素,味道刻意作成柑橘口味,但仍舊掩飾不了它是藥的化學味道。我想起小時候氣管不好,常常得吃很多的咳嗽藥水,鮮紅色的是櫻桃口味,黑色的則是甘草糖漿…當時醫療沒那麼進步,家裡環境也不好,媽媽已經竭盡所能地照顧我,想方設法地找方子治療我的咳疾,但我常不聽話地抗拒。隨著時間過去,成長的智慧讓我體會媽媽的用心,但難以下嚥的化學藥味不管過了幾十年,我仍免不了要抱怨一下。

    這一天中午護理師來幫我卸除導尿管,並且交代我 2 個小時內要上廁所才行。我向來是個好學生,連當個病人都不會忤逆,很快地我帶著點滴架去上了第一次廁所。

    談談手術後的解尿。我隱約覺得的確因為少了子宮與子宮頸,上洗手間的感覺跟以往的確不同。以往可以很順暢地一次排解完(除非憋尿很久,才會有殘留感需要用點力才能夠順利排空),但現在卻有一種…以為上完了,不不不,再等一下、再試試看,又可以再擠出一點的情況。網路上有人討論,全子宮切除是否會造成膀胱脫垂,產生泌尿的困擾,説法莫衷一是。我想我必須繼續觀察看看。

    手術執刀的醫師,在這一天下午帶著另一位醫師來病房探病。他解釋如果可以做次全子宮切除,保留子宮頸,對醫師而言是比較輕鬆的。但當天他看我的沾黏實在太嚴重,黏著腸子跟輸尿管,所以還是整個切除以杜絕後患。這也是為什麼他硬是要 K 進手術房了解狀況,「因為太多醫療糾紛了」。

    他示意我隔天可以出院,說完便瀟灑離去。

    我看著病房內電視的各個頻道。我看到了有個日本女生在NGO(非政府組織)工作,到尼泊爾擔任志工,現在在為一個邊遠山村重建房子;我也看到林志穎車禍,熱心民眾是如何把他跟兒子救出來的還原報導。我還看了柯南「銀翼的奇術師」重播,以及「工作細胞」這個日本動漫,發了一則動態在instagram上。

    這一天是週末,我猜想醫院應該沒有門診了。我跟護理師提出要求,説想去一樓的 7-11 買一點東西吃,沒想到她們竟然爽快答應,虧我還吞忍那些肉粥。於是我下樓買了茶葉蛋、優格、御飯糰、果汁、滴雞精,另外還買一包零食果乾,想說謝謝護理師對我的照顧,不成敬意。

    傍晚,原本一整天繃緊的眉心開始越來越明顯,變成整個額葉都在漲痛。我真的受不了,於是跟護理師提出要吃頭痛止痛藥的要求。我一直思索怎麼會頭痛如此,難道真的是血壓太高?住院這幾天,血壓總是維持在 140、150 上下,入院前兩天我早上也是頭痛,而那兩天事情繁多、工作壓力也真的超大。那有沒有可能是在醫院睡得不好,倒是頭部血液循環不良?也或者缺氧性頭痛?

    第一次開的血壓藥跟頭痛藥(後來醫生承認是普拿疼)對我而言一點效果也沒有,於是夜間值班醫師走進來。

    「阿姨!妳還是頭痛嗎?」

    這下子我頭更痛了。我表明請幫我開有布洛芬成分的頭痛藥,可能對我來說比較有效。然後她就在病床邊跟我講了 10 分鐘的話,我非常後悔沒有帶自己常吃的止痛藥來。

    Day 4

    昨晚醫師第二次開的頭痛藥,其實就是平常吃術後止痛的藥,查了一下的確就是布洛芬成分的,只是單顆劑量比較低。我早上醒來,頭痛的確有緩解,但還是有不妙的感覺,打算回家停吃醫院的止痛藥,改吃我自己的。我勉強整理了病房,打包回家的行李。護理師說,可以直接在護理站刷卡結帳。

    哇!難道這也是單人房的福利嗎?

    這次全部的費用是 31 萬 2 千多元,其中最貴的就是達文西手術,包括設備使用、手術刀、防沾粘溶液種種一次性材料,就差不多 25 萬。單人特等病房每天 8,000,我住了 4 晚。

    離開前我在病房廁所拉了肚子,這下子也算是償還了什麼。醫院開的那些藥,幾乎每一顆都有腹瀉的副作用,我回到家後好幾天都如此。但比起正常上廁所,我寧願拉肚子,雖然傷口不痛,但我還是不敢花力氣上廁所。

    Day N

    回到學校(還是請假中)辦一點公文,人事主任要我在不休假獎金的簽收單上簽名。「不休假獎金都拿去付醫藥費了」,我心裡想,之後希望自己記得當個懂得偷懶的紅血球,時不時找條末梢微血管躲起來。

    本篇文章沒有標籤

    One comment

    1. 瀏覽版主的文章已有一段時日,祝福板主早日恢復健康,,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