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我聽《唐陽雞酒屋》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我是家中的「屘仔子」(老么),哥哥姊姊都大我很多歲,除了故事書外,自小我就讀著他們的學校課本與閒書長大。記得家中有一本星座故事入門,紫色封面的,書名是什麼我記不清了,只記得裡面講述十二星座的起源以及個性分析,自我識字越來越多後,總喜歡找來一遍一遍地看,因此自小便知道不同的星座就有不同的個性。開始懂事後,就常常會注意身邊的人屬於什麼星座,個性像不像,跟自己合不合得來。

    人說將人群個性分成十二種類(或按血型)僅僅是統計學上的結果,作不得準,我不否認。事實上我的確遇到非常多對這樣個性分析嗤之以鼻的人。我只是認為,每個人有自己的信仰與價值觀,不管信不信,都該給予尊重。

    也因為相信,我從小一直將自己的星座代表特質給自己做標記,也或者說一個「理由」、「藉口」:每當我察覺自己又有如此的行為表現時,就會說「啊,我就是這樣的人啊,沒辦法」。我是個處女座,人都說是這個星座是「細節控」的代表,我也的確展現出這樣的個性,做事擅長延伸思考,對人則是覺察能力敏感細膩。然而,記得多年前聽到一個說法:「星座分析,並不是要讓人拿著『對,我就是這個星座所賦予的如此個性的人』這樣的理由,更加擺弄這樣的個性(尤其是被人當成負面的),而應該是『啊,這個星座有這個特質,我更應該擇善固執,把對自己有害的個性改掉,然後發揮那些美好的長處。」突然間,我似乎懂了什麼。原來,星座總說我有這樣的特性,我不但不能引以為傲,反而應該作為檢視自己的一把尺規,下次個性上又犯毛病的時候,便要提醒自己。

    最近大半年,開始聽星座專家唐綺陽的podcast《唐陽雞酒屋》。先撇開星座不談,因為唐老師曾經受過配音的訓練,聲音表現是沈穩的,加上她也不會有「那個」、「然後」或者「…這部分」等語言癌贅字。我從小聽相聲,對於聲音表情的傳遞十分敏感,發現唐老師這方面的表現果真相當專業,再加上主題也是我有興趣的,因此就成了忠實聽眾。

    唐老師在她的節目中有一個宮位系列,就是黃道十二宮。以西洋占星學來說,人出生有兩張命盤,一張便是出生日落入的十二星座,另一張就是出生的那一秒每一顆行星分別走到黃道十二宮的哪些宮位。在此之前我從未聽過這個理論,僅僅很單純地認為人就是看星座搭配血型,就大概知道個性,現在才知道宮位跟星座的互動,更會決定個性的不同。而回到當下,此時行星的每分每秒遷移,走到哪一宮,哪一個星座,就是決定每月每週每日甚至每時的運勢,我們常聽到的行星逆行,便是如此。這跟東方的紫微命盤、流年流月流日流時都有相近之理。

    星座運勢之前我是一直有在看的,但不見得多麼仰賴,也認為不要被過於牽絆。畢竟如果每一刻都按照運勢說的來過,未免也太辛苦。所以我幾乎都是看個大概,心中懷抱著一個趨吉避凶的態度來面對每一次的運勢提醒。要再一次強調,「趨吉避凶」,我們不該僅僅從算命運勢學習到,事實上更應該從每一次生命中發生的大小事去體會,好的結果告訴我們下次這樣做便可以趨吉,壞的結果讓我們學到教訓,日後便可以避凶。這是我一直以來的信念。

    至於星座宮位,這門學問對我而言是嶄新的接觸,沒想到果真帶來新的領悟。

    我從小自覺不是個擅長與人交際的孩子,前面說的因為我心思細膩敏感,跟人應對進退時,往往瞻前顧後,深怕脫口說出遭人討厭,與其如此便乾脆不說。所以在不安全不熟悉的群體中,我永遠是躲在角落觀察的那個人。但衝突的是,我也很有正義感,認為不對的事情也要有被討厭的勇氣,該提出的也要發聲,哥哥學紫微,說我的命盤是很好的「文官」,會針對問題提出改善建議方案,就是如此。以往教書面對的是學生,他們還有成長形塑的空間,老師的責任就是針對態度與行為給予指導,不管聽不聽,我就是要把學生教好,也因此我如魚得水。然而自從接下行政業務後,尤其當上處室主管,常常得做決策、得跟許多人溝通談話,但現在面對的是個性早已經定型的大人,一樣米養百種人,每當遇到與自己個性南轅北轍的人,或生氣,或委屈,或怨懟,無法改變對方又偏偏要與之互動時,我心裡總有一股難平,無法理解為什麼世界上會有這樣的人。我想用星座血型來解釋這些人的個性,但總有無解的時候。

    我也想過家庭教育這個因素。這當然是個很重要影響人個性的原因,但我又會想起自己教的那麼多學生,也是有不少爸媽都是知書達禮,但孩子卻是班上的頭痛人物,也或者爸媽態度高傲,但孩子彬彬有禮。即便同一對父母教出來的兒女也有著截然不同的個性。也因此教育這個答案,也無法完全解決我的疑惑。

    這也是為什麼當我聽到除了星座血型之外,原來還有宮位會影響人的脾性時,就有一種逐漸豁然開朗的明白。此後,我逐漸對人開始多了一份同理,人際關係上也多了一分鬆快感。若有衝突,也比較不那麼容易生氣,不會去計較,因為對方就是跟自己不一樣。合則來,不合則去。

    世界之所以有趣,正是因為每個人都不同。爲什麼不同?如何與這些不同和平相處?我目前找到這個答案,也歡迎提供你的。

    

    本篇文章沒有標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