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情牽蛤蜊麵–松露姊姊「我的義大利麵Easy Pasta」試讀活動串連

「蛤蜊麵是傳統拿坡里料理(Napolitan cuisine ),不過它今日不僅在義大利受歡迎,同時遍及全世界。」 –第32頁,<我的義大利麵 Easy Pasta>。     那一年剛上研究所。從熱鬧的公館換成了潮溼的指南山麓,還認識了些新同學,也搬進研究生兩人房宿舍。室友是個企研所的女生,眼神銳利,言談中帶著幾分因為錄取率很低而有的傲氣。除了喜歡聽伍佰的歌之外,我並不是很喜歡她。 標籤: 朋友, 活動

[記旅] 旅人的脆弱

那天一早在威尼斯吃完早餐,付清住宿的費用 check out 後,我就拎著行李往 Piazzale Roma 走去,要搭機場快線回布拉格。我坐最前排,下車時同樣也是前排鄰座的一個年輕女生衝在我前面,仔細一看她並沒有帶什麼行李,不知道在急什麼。我一下車就明白了。 她一眼望見那個已經在機場外等候著的男人,朝他飛奔過去,然後兩人緊緊擁吻,時間持續至少有半分鐘以上吧?至少在我經過時都還像一對鎖似的兩人的唇緊緊扣在一起。 在我的眼淚掉下前我趕緊拿出手帕擦去。「有誰會像這對男女一樣,這麼殷殷盼著我回去嗎?」 標籤: 旅行

[生活] 大同電鍋50週年邀稿:媽媽牌熱飯菜

身為六年級前段班,打從我有記憶以來,家裡主要的電器用品都是大同的。我們家的大同電視機是咖啡色的,螢幕外還有個防塵拉門,媽媽還在最外頭蓋著一層紅絨布。於是每天放學後寫完功課,傍晚六點鐘準時看卡通的我,開電視這個動作已經成為一個神聖儀式了:首先必須獲得媽媽的首肯,掀開紅絨布並且疊放好,然後呼搭呼搭地拉開小門,最後旋開開關以及轉台。喔對了,地上那座矮矮的電風扇也是大同的,渾身草綠色,跟家裡紗門紗窗的框框油漆顏色一模一樣,鈍鈍重重的身體我差點提不動,但它永遠那麼安安靜靜地轉啊轉為每個夜晚送上徐徐涼風。牆上櫃子裡擺著好幾座大同寶寶。大同寶寶應該是現代公仔的先驅吧?紅色的頭盔,一身足球隊員的裝扮,臉上總是掛著笑容的純真表情,後腦杓還有一個存錢孔。「大同大同國貨好,大同產品最可靠」我哼著電視上的廣告歌,而母親在廚房忙著準備晚餐,鍋碗瓢盆鏗鏗鏘鏘。 標籤: 家人

[生活] 不丟臉不丟臉,你是我可愛的老爸

有一次不知道課堂上聊到什麼,一個學生說他爸爸在他與其他同學面前出糗,讓他覺得好丟臉。我沒有立刻糾正他,只是很語重心長地告訴他,無論如何請不要覺得自己的爸媽讓自己很丟臉。可是我也說不出為什麼,因為我想這是一件需要時間才能慢慢體會的事。 開學之後,工作相當忙碌與紮實。我盡可能地每個月至少都能去探望一次在安養院的父親。先前父親因為剛進住安養院,心情上一直無法調適,原本食慾還不錯的他,變的不吃不喝,身體缺少營養也就變的更加虛弱,無法自己行走只能臥床或者坐輪椅。甚至有那麼幾次進出醫院。有一次他剛出院我就去看他,眼眶與臉頰都凹陷,臉上一點點的精神也沒有,更別說笑容了。除了心疼外,我忍著眼淚,也只能陪伴,他想睡了我就回台北,這中間或許只是十分鐘、二十分鐘。 標籤: 家人

[書信] Dear 仲少,

「父母、家長、前輩總是會跟你說:你要怎樣怎樣,不然以後會怎樣。灌輸你他們的經驗所得知的”需要”。但年輕時我們因為沒有需求,自然不會有供給。我們沒有親自體會,所以沒辦法了解。只有等到時間到了 際遇到了 面臨了 才知道 “阿! 那時原來她們說的是對的”。」 —仲少如是說 Dear 仲少, 標籤: 教育

[生活] 知道認錯是幸福,得知自己被原諒是奢華的幸福

[本文與《奇美‧我住新奢華幸福巷》合作撰寫,同步刊載於這裡] 從學生時代開始,我受到師長的恩惠就一直比父母親來的深厚。我的母親在我高中的時候就離開人世,父親經年不在家,母親走後家裡更是樹倒猢猻散。在我 上了大學之後,一直以為自己是個跟家裡緣分不太深刻的人,過年過節總一個人待在宿舍。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我的高三導師有一年讓我到她的家裡吃團圓飯為 止。 標籤: 感謝

[生活] 20歲的志願

[本文與 Toyota 女性頻道 合作撰寫] 前幾天拜讀兩性暢銷作家女王一篇名為《不婚是對自己負責》的文章,心中有很大的感觸。 在我年近30歲,也就是女王提到她此時的年紀時,我也有文中同樣的想法。好比說,我不相信天長地久、從一而終,結婚證書那一張薄紙更不能約束什麼。我一個人賺錢一個人花錢,自得其樂。還有如果結婚了,萬一不能有「1+1≧2」的效應,那倒不如不嫁,一個人過日子更自在。這樣說,並不代表我厭惡婚姻、恐懼婚姻,而是我並不認為婚姻是我非得走的路。我並非抱著絕對的不婚主義,只是我樂觀地支持新時代獨立的女性,的的確確是可以不要有婚姻的;女人的快樂並非只有來自於所歸屬扶持的家庭,如果作合理的人生規劃,我們便可以因著這些人生中的精彩而感到充分的滿足。 標籤: 人生觀, 兩性, 字剖, 愛情

[生活] 後青春期之我們該怎麼寫詩?

我活在一個洋溢著青春期賀爾蒙的世界。據我的觀察,這些人的臉上不時冒著痘痘,可以在廁所的大鏡子前排排站,掏出書包裡隨身的梳子髮臘,隨手抓出一個什麼爆炸造型,即便半個妹也把不到。這些人制服的下擺總是只有進校門時塞給教官看,然後隨即在還沒到教室前就拉出來。他們什麼課都可以借,什麼課都可以翹,就是體育課不能耽誤。他們舉手常不加思索,問一些講過 N 百遍的課程內容,當你正要不耐地開罵,只會看到他們傻呼呼地笑著。下課後會看到他們聚集在一份爽報前,今天討論 Leah 結婚讓他們夢碎,明天咒罵著那些虐待流浪狗的人太殘忍。問他們信奉的是什麼,他們會回答:「做自己。」 標籤: 回憶, 雜感

[書信] Dear A,

Dear A, 即使我們如果願意可以很常見面,也或者一年半載在網路線的兩端沒能對上一句話,然後再聯絡時竟是給予彼此被傷害後的安慰。 那天隔著窗目送你離去,你回頭看我一眼,給我一個揮手微笑,然後順著電扶梯下降然後隱沒…我幾乎將在車廂裡流下淚來。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很少遇到先行離去的人還會留戀回頭的景況,而你的回首讓我獲得對等的回報,因為我也是個會回頭的人。 標籤: 愛情, 朋友

[書信] Dear S,

「不要因為恐懼而失去愛的力量」 –綺貞如是說。 親愛的 S, 剛收了你前幾天寄來的信,得知你在遠方一切都好,甚至還嘗試了先前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接受的食物,除了驚訝之餘,更多的是驚喜。想起早上在計程車上,想起你,傳了封不知何時才會收到的簡訊,告訴你我在家鄉為你祈求一切平安,過的愉快。 這一刻,我思索著,我們一生中是否能夠真的找到可以信賴的人。那些微笑與順從的華麗夾心糖果,包藏著什麼眼神、什麼念頭、什麼手法,就待我們天真的一口吞下,漸漸消融之後才開始釋出她的毒…如此一顆一顆地直到完全磨耗我們對人的信賴。更令人恐懼的是,我們終其一生卻不得不面對這慢性殘殺,每天得武裝自己,勇敢的走出自己的空間,微笑,順從,也餵別人吞下這甜甜的毒藥。這是個慢性自殺也殺人的可怕世界! 標籤: 人生觀, 心情, 朋友

[文字] 像個孩子似的

Love goes towards love as schoolboys from their books, But love from love, toward school with heavy looks. — Romeo 莎士比亞的這段話,將戀人分開比喻為學童上學,臉色凝重,而相聚就像拋開書本般那樣開懷。大文豪不僅清晰地刻畫熱戀中的愛侶卻要遭逢的相思之苦,同時也巧妙地暗喻著,在愛情裡,任何人都像孩子般的純真、非理性、脫離社會化。 標籤: 愛情, 莎士比亞

[文字] 無可逃避之惡

就像一個空虛卻又脹滿了什麼污穢的囊袋一樣牢牢地緊附在你身上,除非採取激烈的手段,否則你無權拋開。這種負載如影隨形,鎮壓了你的個人空間,同時又把你耐性撐到最大值。你嘶吼,聲音僅到了喉頭為止,因為你實在沒有力氣這麼做,或者,你很清楚,這麼做只是落入苦痛的循環中。 於是沈默靜止、等候一切過去是最好的解藥。 身為人似乎就得承受這些讓自己不愉快卻又無能為力的瑣碎,任何事情都可以套用這個模式,只要不得不認命的話。   標籤: 不快樂, 生病

[文字] 十字路口

天空灰濛濛地落著不乾脆的雨,有時後這樣的氣氛,搭配切合心情的音樂反而能讓情緒蓄積到一個程度的盈滿,接著在某一句歌詞的時候迸發出來。車窗上沾附著的水滴,彷彿一面面地小鏡子,反射著我眼底的另一片水漥。 我雙手捧著眉,眼睛緊緊閉了一下,將額上的酸楚強迫向下送到心坎底。這時候要求我給予任何明顯地表情是徒勞無功的,唯一的回應就是無止盡地凝望下去,那心裡鑲嵌著的一個背影。 方向燈信號的聲音,規律地催眠我,等候紅燈的時間已經長到我已把一生的記憶整個複習過一遍。不能再多了,再多留戀一分鐘我的人生,我將無法面對也許下一分鐘就會降臨的空洞。 標籤: 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