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旅] 2018冰火謳歌:英國愛丁堡 哈利波特誕生地 The Elephant House 咖啡屋再訪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2018.7 愛丁堡

    這次旅行跑了很多城市。每當有人問起我這次要去哪裡旅行,我總支吾其詞不知道該怎麼說,實在是因為一下從北歐飛到英國,再從英國飛到南歐,如果這麼詳細說明了,認真的人又會接著問為何要安排如此大費周折的行程,我可能最後只會以「說來話長」四字來一言以蔽之。

    歡迎贊助本站

    總之,這次會來愛丁堡,並不是懷舊而來;他純粹只是個功能性的中繼停留城市。一天之中,我也只能大概 Royal Miles(愛丁堡最有名的「皇家哩大道」)走九遍,試圖比對與我在 2004 年造訪這座城市所留下的記憶是否一致。我問旅伴是否對於哈利波特的誕生地有興趣,她的答案是肯定的,那我們就去吧。

    「象之屋」,我都這麼稱呼 Elephant House 這家咖啡館。J.K. Rowling 以哈利波特系列成名前,當時失業還領著政府救濟金時,時常到這裡用餐巾紙寫著小說草稿。如今這本書已經問世20年,象之屋門口依然流連著不少慕名前來的遊客。不過幸運的是,多半也只是拍拍照就走了,真正進來的遊客大概沒有徘徊的十分之一,所以我們可以很輕易地被安排到能夠望見 Edinburgh Castle 的位子。

    2018.7 愛丁堡

    2018.7 愛丁堡

    2018.7 愛丁堡

    2018.7 愛丁堡

    或許只是我取樣偏差,畢竟我只是個偶爾來旅行的人,但我觀察到歐洲的許多國家可以將本來值得保留的古舊之事物保存的很好,好比這象之屋就如我十幾年前來的時候幾無分別。裡頭的服務生迎新送舊、菜單更替多次,但裝潢與氛圍還是原本我印象中的象之屋。

    可以連到這裡看 2004 的記錄

    我點了一個「象之屋經典早餐」,外加一份蘇格蘭羊雜(haggis),另外還叫了一杯蘇格蘭威士忌咖啡。這裡早上 11 點後才提供含酒精的咖啡,服務生提醒我們,確認我們不介意等候。

    11 點過沒多久,我們點的酒類飲料就送上桌。同伴的君度橙酒熱巧克力略微甜了點,但似乎也是這杯飲料該有的結局。而我的蘇格蘭威士忌咖啡也讓我有所埋怨,酒味恰好,但咖啡淡薄,整體味道不夠均衡。這兩杯的價錢都是 6.95 鎊。

    2018.7 愛丁堡

    象之屋英式早餐一份則是 8.95 鎊,外加一份 haggis 是 1.5 鎊。份量十足,都是高蛋白高脂肪的食材,11 點鐘吃上一份足以讓人飽到晚上。除了培根真的是滿鹹的之外,其餘的都合東方胃口。

    2018.7 愛丁堡

    自然要說說 haggis 羊雜。2004 年來愛丁堡,我在 Grassmarket 上的 “The Last Drop” 吃到了 haggis,這種獨特的蘇格蘭家常食物,作法是將羊的胃淘空,裡面塞進燕麥,以及羊的內臟如肝、心、肺、腎,還加上洋蔥、動物脂肪油(suet)、牛肉、香料等。然後將這一袋羊雜封起來拿去煮,煮到鼓脹為止。吃起來味道偏鹹,口味很重,甚至有些人覺得蠻腥的。口感有點像是有點黏又不太黏的米糕。不過愛的人還是很愛。

    2018.7 愛丁堡

    haggis 大概起源於 14 世紀時一位皇室裡的御廚所寫的食譜,不過另外一種說法是由北邊的斯堪地那維亞地區傳到不列顛本島,因為 haggis 這個字的字源是 hagga,是瑞典文「chop(切肉)」的意思。現在餐廳裡的 haggis 多半把羊的胃袋在上桌之前就已經去掉,直接將羊雜放在盤上給客人享用。最傳統的食譜是將羊雜跟馬鈴薯泥及白蘿蔔泥(neeps & tatties),一起來食用。在蘇格蘭各地,從高級餐廳,到超級市場的罐頭,都可以找的到haggis,連素食的也有!

    [info]

    Elephant House 象之屋
    http://www.elephanthouse.biz/
    32 Marshall Street, Edinburgh
    0131-668-4404



    1 thought on “[記旅] 2018冰火謳歌:英國愛丁堡 哈利波特誕生地 The Elephant House 咖啡屋再訪

    1. I love haggis! It tastes fine to me 🙂

      I visited Edinburgh once for 3 days when I was living in London years ago. Didn’t remember much because my memory is always impressionistic, not concrete. I went back to Edinburgh last year for a week. It was as if I was never there because the changes outside of old town. The new was creeping into the old. The dining scene was pretty good though. I enjoyed all the places I dined, even the breakfast at my b&b.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