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當友情只剩下刷讚自拍與賴:新世代的數位交友

分享讓人生更寬廣: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讓高三的孩子們在課堂上練習英文作文,今天教的作文主題是說明文,在文章中必須陳述自己的看法,並且以個人經驗做為佐證。這樣的寫作主題在以往都是高三下學期才會教授,以因應指考的考試需要。但因為這幾年學測的英文作文題型比較有變化,我便將這樣的寫作練習移至上學期最後這一個月來讓同學練習。

    由於是第一篇,目的只是讓同學熟悉寫作結構,所以我將題目訂的非常八股簡單:Making Friends。第一段要他們表明自己是個很容易交到朋友還是很困難的人,第二段說明他們喜歡跟哪些特質的人作朋友。三年前,上一批學生對於這樣的題目多半很好發揮,我原以為這題目用在他們身上也沒問題,沒想到孩子們個個眉頭深鎖,遲遲不肯下筆。

    歡迎贊助本站

    這個班是我的導師班,高一入學前就經過英文能力的篩選才能進入這個特殊班,所以英文寫作的表達對他們應該不至於是個問題,那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扯著我感冒燒聲的破喉嚨問道:「啊是怎樣,怎麼一堆人只寫了主題句就停了?」

    「老師,我們已經不知道怎麼交朋友了…。」我黑人問號,說「小一,你的朋友那麼多,怎麼會不知道怎麼交朋友?」「光我會交朋友不行啊!一個巴掌拍不響,其他人不懂得怎麼交朋友,我也交不到朋友。」

    “Making friends is easy for me, for all I have to do is press the “Friend” button or scan the QR code on Line app.” (交朋友很簡單,因為我只要按下「加好友」按鍵,或者掃 Line 的 QR code)另一個反應敏捷的孩子接著回答。

    「老師,『朋友』的定義是什麼?」班長問我,臉上還是露出微笑的酒窩。

    坦白說,我出題目的時候還真沒考慮這麼多,我更沒想到原來看起來離不開同儕的這群少年,其實打從心底是寂寞的。他們這一代多半都是家裡的獨生子女,從小已經缺少與同年齡互動的磨練機會,加上無法逃開的數位時代,沒手機沒電腦成了邊緣人,有手機有電腦卻也孤單。

    「唉唷!難道不知道就可以不要寫嗎?學測如果考這樣的題目出來,你還是得寫啊!」一個很務實的學生一邊回答還一邊振筆疾書。

    「喔!是啊!考試是考你的英文能力,不是考你的人生哲學或者人格特質。掰也要掰出來啊!」我這樣回答他們,雖然我知道這個答案真的有夠悲哀的。

    下了課,當然沒有人交作文給我。一堆男生圍著我還熱烈討論著剛剛的話題。

    「我在國中的時候,白天在學校的時候跟班上的同學都可以天南地北的聊天,但回到家之後,因為沒有加臉書或者 line,我們還是什麼都不是。畢了業,更不用說,就再也不可能聯絡,不是朋友。」說話的就是小一,他是個小時候在台東長大,到了國中才上來台北讀書的孩子。「小時候,因為沒有手機,所以都會用室內電話約同學出去玩,再不然就是跟同學騎腳踏車直接去同學家按門鈴,就會看到同學的媽媽,聊幾句,然後大家再一起出去玩。但是現在這個世代,沒有加臉書、沒有加 line,就什麼也做不成,什麼朋友也不是。以前要打電動,還是大家一起相揪去家裡有任天堂的同學家,或者外面的機台、網咖,至少還會面對面交流互動,現在大家都玩手機遊戲,根本不需要見到其他人。講難聽一點,如果隊友哪天現實生活中掛掉了,我們也不會知道。」

    我想起他們這個班高二下學期去畢業旅行的事。三年前我的上一屆(當然包括這之前的學生),在遊覽車上卡拉OK是一路唱到回來前一天都不停的,參觀每個景點回到車上也都是嘰嘰喳喳地聊天吃東西。但這個班不一樣。他們第一天只唱了幾首歌,之後就沒聲音了,在車上都安安靜靜的,原因是大家都是一小群一小群地自拍,然後用 line 溝通。原以為是只有我的班這樣,但教官告訴我,她坐了幾個班的車也都如此。我們共同的結論是:「這些孩子彼此之間的感情,其實不如我們、甚至是他們自己想像的那麼堅實。」扣掉一起自拍、刷讚、手遊與 line,他們的友情還剩下什麼?

    不僅同學之間不知道如何真誠的互相對待,就連對於「主動付出」與「表達謝意」這些事情上,他們其實也欠缺教育。我想起帶他們畢業旅行的時候,一路上都是我幫他們照相,卻不曾聽見他們在我拍完照後也會主動邀請我跟他們一起拍照。還有,加班幫他們練成果發表會,他們也沒說聲謝謝。我當時很氣他們,氣他們不體貼,不懂事,但後來想想,雖然我在他們高一時有一再提醒他們要懂得感恩,但卻沒有給他們「實作」的機會教育。我實在太嚴苛。

    我向這些男生拋出一個問題:「那你們覺得以後要怎麼教你們的小孩?因為這問題只會更嚴重啊!」

    「當然要管啊!要限制他們手機的使用啊!」他們幾個都認為現在的他們已經很慘了,已經不知道怎麼交朋友了,絕對不能讓他們的下一代比他們更糟糕。

    這幾年,我對於社會的氛圍與「多元」的價值觀感到憂慮,以致於我對於教育現場是有些灰心的。不過,今天我看著這些 kidult(kid + adult),心裡多少還是會感到欣慰,覺得他們真的長大、懂事了,至少他們知道現在自己面臨到的問題,未來就會想著要怎麼扭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