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第二次手術住院 Day 1 達文西手術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可以先看手術住院 Day 0

    手術前一晚過了午夜12時就是禁食禁水的,不過讓我意外的是這一次不用清腸子,少了一個罪受。我在前一晚詢問護理站,得知是手術當天的第一台刀,預計是 8 點鐘開始,所以差不多 6 點多就會開始打點滴,7 點就會推到手術室開始進行準備。這也是我期待的,早一點開始,早一點看到恢復的曙光。

    這一晚睡得不好,我猜不是因為緊張,而是冷氣實在不夠冷,我流了一身汗,連被子都踢掉,所以住院這幾天護理師一直聽到我說可不可以把冷氣溫度調低一點,原因是我真的太怕熱了。人家都說病房很冷,大概只有我覺得熱得很。

    早晨 5 點我就醒來,這是我夏天起床的正常時間。好好的洗個臉、刷個牙之後,就躺在床上半睡半醒地聽著古典音樂。護理師果然大概在 6 點多來幫我埋軟針打點滴,7:05 ,一位應該是照服員(?)的女生推了一台輪椅來,要把我送到手術室。

    「咦,上一次我是躺在病床上去的,這一次是坐輪椅呢…」

    有了一次經驗,總是會開始比較。到了手術準備室,我一樣得自己把屁股移進去一個像是中央廚房出餐的窗台,然後自己躺上手術床。手術準備室的冷氣就冷多了,在我忍不住要打冷顫的時候,醫療人員遞給我明顯溫暖的毛毯,想必是加熱過的,真是安心不少。其中一位跟我確認所有的身份資料,包括姓名、出生年月日,以及當天要做的手術名稱。

    確認完畢後,我又被推到手術等候區。

    我沒什麼想法地望著天花板,聽著一位一位的病人來「報到」,然後推到等候區來。依照我的估算,每一個人的空間大概1.5*2公尺,中間用醫療隔簾隔開。年輕的時候,我還會感嘆生命的無常苦痛無論如何都要一個人承受,但此時我真的沒什麼想法,甚至覺得年輕時會有那些感悟都是因為太年輕。

    一個身影拉開簾子走進來,開始自我介紹。

    「我是醫院的關懷師,我們都是一個醫療團隊,知道病人在手術前都會緊張,想要來告訴妳,焦慮都是正常的,我們醫療團隊會全力照顧妳,幫助妳早日恢復健康。」

    接著關懷師詢問我是否有宗教信仰,然後開始為我禱告。我儘管是拜拜的,但從來不會抗拒任何慈悲的善意,尤其在這個時候,我的確很脆弱。因此在她為我禱告的時候,我真的開始流淚。我說,我失去的不只是一個器官,也失去了勇敢。

    不過我不會因此覺得丟臉,至少我承認我的脆弱。

    8 點鐘吧?我猜的,我被推進手術室。我的眼前就是電視上看到的那種手術燈,身邊盡是所有的醫療人員七手八腳地進行準備工作。再一次確認我的姓名、出生年月日以及手術名稱,也被告知我麻醉後另外一隻手上還會多一隻軟針。不到 5 分鐘,一切準備就緒,麻醉師對我說會把麻醉藥從點滴打進來,之後的事我想大家都猜得到了。

    …………

    手術
    達文西遙控機器手臂的神手醫師

    朦朧中有人叫我的名字,我慢慢睜開眼睛,但意識尚無法完全集中。不知道是不是 OMT (最適肌張力手術輔助處置)的緣故,這一次醒來跟上一次的體驗很不同。上一次醒來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魂魄飄在空中,看著自己的軀體,又過了一陣子後來才慢慢醒來。這一次像是睡了很久,被媽媽狠狠叫醒要上學的那樣直接了當。

    K 也在旁邊,我在回病房的途中問她幾點了,哇,已經 11 點半了。我之前以為達文西手術時間很短,以為 10 點就差不多可以從恢復室出來,所以當初跟 K 説差不多 9:30 到就好,可見我有多不想給人添麻煩。

    回到病房等我稍微有精神一點,K 跟我說她算是被執刀醫生拉進手術室的,就是搖滾區的概念,醫師甚至還讓她看了一下那台遙控機器手臂的顯示螢幕,也拍了不少術中照片。我想她應該是解鎖人生經驗的一項成就了。

    要說達文西手術,不得不說還真的滿厲害的。我傷口幾乎沒什麼痛楚,大概下午 2 點左右就可以慢慢坐起來跟 K 聊一下林志穎車禍的事(雖然坐一下發現頭暈,就還是繼續躺下)。

    在手術前,護理站的醫師跟我說,手術中若醫師評估,需要實施「全子宮切除」,也就是子宮體連同子宮頸都會被切除,這時候切除的部分就會從陰道取出,身上的洞就會只有 4 個。若是「次全子宮切除」,保留子宮頸,就會在下腹部開一個 5 公分左右的開口,取出子宮。下腹部 5 公分的開口就是我多年前的手術經驗,知道那裡的肌肉牽一髮動全身,很容易被拉扯疼痛。但是究竟是全切還是次切,還是要開了肚子才知道。

    這張圖那 4 個紅線段就是我身上的手術傷口位置,也符合 K 術後被醫生交代一定要跟我說的是「全切」。手術後,這些傷口一直都是被紗布覆蓋,我只有在醫生來換藥的時候才看到傷口的大小,每個大概 1.5 公分。我問過來換藥的醫師,明明子宮的位置很下面才是,怎麼傷口都在上腹部?醫師說,腹腔鏡還是要有一點距離才看得清楚。我似懂非懂。

    手術第一天, K 真的幫我很多,我請她幫我到樓下買一點水跟果汁,還去外頭買了一碗魚片粥,一直待到傍晚 6 點多才走。真的很謝謝她。

    是的,手術當天,就算沒有排氣,只要沒有頭暈嘔吐了,就可以進食,但我的食慾真的很差,魚片粥只吃了不到 10 口就無法再下嚥。我努力把需要的水、食物、手機等必需品移到床的兩側,在我還沒有勇氣移動身體太多的時候,必須觸手可及這些東西。

    手術

    護理師每隔幾個小時就會進來量體溫、血壓、餵藥、換點滴、換尿袋。我自覺我這次手術後第一天的精神比多年前那一次好很多,而且再次強調,傷口真的一點都不痛。不舒服的都是腹部裡的脹氣造成的,另外就是冷氣不夠冷,以及房間的燈不能全關,這兩件事讓我無法好好睡覺,其他的體驗都真的比之前好很多。

    繼續看:術後

     

     

    本篇文章沒有標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