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剖] 不惑

  回想我即將步入 30 歲的前幾個月,內心的恐懼大於期待。對,我想沒有年輕的小妞面對 30 歲是會抱著「期待」的心態(更何況這些年來我還在各方不時聽到「30歲就是大叔、老人」諸如此類對於而立之年的恐懼)。那時候的我,已經工作幾年了,對自己的能力有相當程度的自信,也向來維持著良好的生活健康習慣,一切都處在巔峰。「只是我快要 30 歲了。」這念頭一直盤繞於心,我焦慮地有好一陣子沒睡好覺。 … Read more[字剖] 不惑

[生活] 囉哩吧唆的近況(我好像很少寫這個?)

我相信一個真理:「老天會給你承受的起的壓力與變動。」我不是一個天性樂觀的人– –即便我的職業迫使我不得不裝的很樂觀– –當必須獨自面對生活中那些夾縫中的陰暗心事,有時候幾乎快要放棄的時候,我都會想到這句話,然後繼續往前走。對此,我很感謝我的父母,也或者老天爺,除了賜給我一個 A 型人格外,還記得給我一條懂得看事情的各種不同面向的堅強靈魂。

[生活] 20歲的志願

[本文與 Toyota 女性頻道 合作撰寫] 前幾天拜讀兩性暢銷作家女王一篇名為《不婚是對自己負責》的文章,心中有很大的感觸。 在我年近30歲,也就是女王提到她此時的年紀時,我也有文中同樣的想法。好比說,我不相信天長地久、從一而終,結婚證書那一張薄紙更不能約束什麼。我一個人賺錢一個人花錢,自得其樂。還有如果結婚了,萬一不能有「1+1≧2」的效應,那倒不如不嫁,一個人過日子更自在。這樣說,並不代表我… Read more[生活] 20歲的志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