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食] 美好昔日:Mayu Cafe 的法式甜點

分享讓人生更寬廣: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Mayu Cafe
    北市長安西路47-2號
    02-25503636
    記得是週一休,不知是否有改?

    mayu cafe 千層派(米勒費尤)

    Mayu Cafe 對於喜愛法式甜點的朋友來說,是個昔日的美好回憶。位於長安西路的當代藝術館旁,室內裝潢多半延續保留了該棟日據時代建築的陳跡,燈光昏黃、掛鐘沙發木質地版…鋪陳出一種陳舊的歷史感。老闆是法國藍帶學院出身,再加上曾經去日本進修過,所以其甜點作品向來被認為是台北市內非常具有法國味的。Mayu Cafe 除了午茶甜點之外,尚有簡餐與輕食。

    歡迎贊助本站

    三、四年前乃 Mayu 紅極一時的年代。當年下午不管是否週末往往高朋滿座,甜點櫃裡也放著種類繁多的甜點,流通率也高因此也都新鮮好吃。只是大家都知道,Mayu Cafe 室內是不能拍照的;唯一要想拍攝甜點照片寫食記的方式,就是外帶回家享用。至今「禁止攝影」的標示,還是在餐廳內看的到。我曾經一度打算以手繪的方式,在餐廳內畫下甜點的樣貌,但令人詫異的是服務生竟然來收走我的手繪作品!真是不可思議!

    好說歹說也過了這些年,不知道 Mayu 是否從善如流,知道現在人拿出相機拍攝食物寫部落格是很稀鬆平常的?。我直接問貌似老闆娘(再不就是店長)的服務人員是否可以拍照,答案是微笑點頭,默許了。

    mayu cafe 千層派(米勒費尤)

    雖然 menu 還是列出來十數種甜點,但直接前往甜點櫃選擇會是個比較妥當的方式。只是,甜點以不復往日熱鬧,僅五、六樣,甚至還有因應萬聖節推出的南瓜塔(甚至還有邪惡的笑臉圖案)。此外,秋天的蒙布朗也沒有缺席。我們直接問了服務人員是否還有別的,得到的回答是還有現做的「米勒費尤」(Mille Fueille,千層派),正合我意。最後敲定米勒費尤與檸檬塔各一(各95元),外加卡布其諾一人一杯。

    我等了許久,米勒費尤終於送上來。相較於在許多地方吃到的千層派,Mayu 的就顯得較為樸實優雅,三層的千層酥餅夾著中間兩層的香草奶油,表面再烤一層焦糖釉上去,最後灑上細白糖粉。

    吃千層派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a piece of cake)。引述謝忠道站長《男人千層派》中所言:「許多人吃一輩子千層派,還是一片一片拆開吃,很少嘗到整個的滋味。不然就是由上往下,將一塊方塊正直的千層派弄得一塌糊塗,慘不忍賭,像被一腳踩過的。」此話只有真的在面對眼前的千層派時,才不得不莞爾一笑。我遵循站長的忠告,將千層派推倒,從側邊下刀,一分分三份,如此才不失吃法式甜點的優雅。

    只是啊只是…這一塊米勒費尤怎麼太硬了吶?千層派要好吃,千層酥餅一定要輕盈酥脆,與紮實綿密的奶油餡形成美妙的對比。晚上與一位熟稔食品產業的老闆娘聊天,她說一般店內千層酥餅應該是事先做好冰起來,可能是再回溫時卻沒有控制好,結果才會變成這樣。

    mayu cafe 檸檬塔

    檸檬塔我分得一部份,或許不得作準。只是檸檬卡士達乳變的比較稀了些,而塔皮原本傳統向來是圓形的也成了方形,作法似乎也不同,較硬。沾了檸檬增加酸度,比原味好吃。

    Mayu 的咖啡沒什麼長進,維持非常普通的水準。

    寫完了才驚覺,怎麼兩塊甜點我非得長篇大論的?大概是往日太過於美好,今昔相較,懷抱著對人對事對物的欷噓嘆。

    [地圖資訊]

    [umap id=”12580″ size=”s” alignment=”center”]



    4 thoughts on “[記食] 美好昔日:Mayu Cafe 的法式甜點

    1. 說起mayu,也有過不好的經驗
      那次用餐點了盤義大利麵,
      吃第一口即發現麵心尚未煮熟,向服務人員反應,
      服務人員卻以極不禮貌的口吻反問,
      你都快吃完,才向我們反應,
      當下真是無言… 從此就不想踏進門一步了

      至於甜點,當天還是留下來繼續享用,
      只是覺得,當用餐氛圍不佳時,再美味的甜點,也是索然無味

      身為服務業,卻未以客為尊,反倒懷疑起顧客

      ps.迴紋針老師,不好意思,好像在這兒向您抱怨了
      只是認為許多過往的好店,若不維持服務與餐點的品質,的確是可惜了

    2. 不給拍照可以
      收走手繪作品太過分囉!
      要是妳是個成名畫家
      她還求妳畫完加簽名呢
      哼哼
      妳當初應該要抗議的
      頂多要求妳不要再畫
      直接收走有侵犯嫌疑哦
      太超過了啦

    3. 有朋友曾在 Mayu 工作(她從更早,這家店還附設在當代美術館中就開始在那工作了,當時名片還印著 MOCA 呢),曾經聽她很婉轉地說,老闆一個人會忙不過來,而教授給下面的人製作時又不夠完整。所以總是只靠單一、兩個人在製作那每天供應的十數種甜點。一則是那一、兩個人人材就累垮,做不長;二來則是沒有心力去研發新的甜點。我私自猜想,老闆年紀太輕,所以才會沒有想到一些很基本的營運管理上的問題。

      看到他們的甜點在質和種類上都退步了,不禁覺得可惜。
      又想到幾家當年打著『法國藍帶』招牌的蛋糕店,現在不知道活得如何了?上次看到『雅培米堤』被惡狠很地痛罵品質連一般的蛋糕店也比不上。

      可能只能西華飯店中低調的烘焙坊還能堅持水準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